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精彩专题

媒体:“全面两孩”时代儿科医生资源紧缺将加剧

来源:新华网 | 2016-01-28 20:28:18 
  全国每千名儿童只有不足半名医生,一些医院甚至对儿科进行“限诊”……随着“全面两孩”政策实施,我国儿科医生资源紧缺的状况将进一步加剧。  千名儿童只有0.43名医生  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儿科门诊内,上百名前来就医的患儿和家长把候诊大厅和走廊塞得满满当当。这家医院儿科日均门急诊量超过500人次,有儿科医生36名,儿科床位100张。  医院儿科主任、陕西省医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王宝西说:“我们的儿科医生和病床数量在陕西综合性医院中算多的,但仍难满足患者需求。”
  “一个上午,我要看一百多个病人。”王宝西说,病床也是供不应求,通常肺炎患儿要等两三天才能排到床位。  “儿科医生一个萝卜一个坑,缺谁都不行。”西安市中心医院儿科主任罗志娟说,有四名医生请假或出差,导致儿科运营困难。  《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》公布数据显示,近5年来,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.5万下降到10万,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.43位儿科医生,与全国平均每千人配备2.06名医师的水平相去甚远。  王宝西介绍,这一比例在基层市县更低。在陕西省渭南市,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医生0.17人,医患配比严重不足。  “我们医院已经降低了儿科医生招聘标准,还是很难招到人。”罗志娟说,儿科优秀人才、骨干医生紧缺,西安市中心医院16名儿科医生中,副高及以上的只有3名。  据陕西省卫计委统计,陕西儿科医生中,本科及以上学历仅占30%,大专学历占30%,与其他科室相比,儿科医生总体学历偏低。2014年陕西省儿科医生流失380人,超过全省儿科医生总数的10%,流失的医生主要集中在市县级基层医院。  儿科为何进人难、留人难?  “儿科工作强度高、压力大、风险高,难以吸引优秀人才,也难留住医生。”罗志娟说。  西北妇女儿童医院儿内科副主任医师付蓉告诉记者,她每周两天门诊、两天会诊,每四天值一次24小时班,天天去病房查房,平均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,一年多没休过一个完整的周末。  据了解,儿科又被称作“哑科”,对医生诊断水平要求高。儿童病情变化快,儿科医生要承担的诊断风险也高。而家长爱子心切,对医生的治疗抱以极大期待。儿科成了医患矛盾的重灾区,医生、护士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遭到家长的叱责甚至打骂。  “天天有家长冲护士发脾气。一针没扎好,家长就喊‘你会不会扎针,拿我娃练手呢’。心急的说话就更难听了。”西安市中心医院儿科护士李佩说,这几年医院儿科护士有十人离职。  “工作量不比别的科室少,工资却少了30%。”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儿科护士长房夏玲说。儿科常见病多、大检查少、用药少,儿科的收入也比别的科室少。不少医院医生工资与科室收入挂钩,儿科医生工资普遍低于其他科室。  如何缓解儿科医生“吃紧”?  随着两孩政策放开,我国婴幼儿数量将会增长,破解儿科医生紧缺难题更加急迫。  “应把儿科作为医院重点项目,将儿科建设作为医院考核的硬性指标。”陕西省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安海燕说,可以设立儿科医生专项补贴资金,在绩效考核、晋升与培训方面给予政策倾斜。  目前,陕西省卫计委已要求综合性医院必须设儿科,且儿科床位占总床位的5%。  据了解,从1999年起,全国大部分医学院停止儿科专业本科招生。“儿科专业本科毕业生少,是造成儿科医生人才梯队断层的重要原因之一。”王宝西说,“各大医学院校应恢复儿科专业招生,缩短儿科医生培养时间。”  受访专家建议,政府应对基层医院儿科进行重点帮扶,以政策鼓励高质量医生流向基层医院。设立儿科免费医学生,鼓励医生向基层流动。  安海燕说,应将0至7岁儿童保健和医疗纳入母婴保健法,从法律层面督促、规范儿科的发展,将儿科发展纳入“健康中国”建设。 记者 杨一苗、蔡馨逸
更多>>精彩图片